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打虎记

【打虎记】第九期:退休15年的他,为何选择了主动投案?

2019-10-16 14:31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退休绝不是腐败的“保险箱”

  ——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受贿案剖析

  “退休15年还来投案,

  这不仅是对我自己的交代,

  也希望给所有临近退休的领导干部敲响警钟。”

  2019年9月24日,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陈建设受贿案,这位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66岁老人,正是一度引起媒体高度关注的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

  今年2月15日,农历春节刚过没多久,陈建设主动到省纪委省监委投案。退休15年还主动投案,在全国实属少见。9月24日,这起曾引起媒体高度关注的案件终于有了结果。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对被告人陈建设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对陈建设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4月至2004年7月,被告人陈建设利用担任绍兴市副市长、绍兴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建筑资质办理、项目移建等事项上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625万元。鉴于陈建设具有主动投案并如实交代全部犯罪事实的自首情节,积极退缴全部违法所得,认罪、悔罪,具有法定、酌定减轻及从轻处罚情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法槌落下,尘埃落定。陈建设在法庭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他坦言这块心病犹如一块毒瘤,让他寝食难安,接受法律的制裁是对他忘记初心的一种惩罚。

  人走茶凉前,“铺路搭桥”办企业

  这是陈建设在法庭上说的最多的字眼。法庭上,陈建设对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供认不讳,真诚悔过。“走得再远,也不能忘记自己的初心。”对于这点,如今的陈建设感受颇深。

  坦诚来说,陈建设绝大多数的路走得很平稳,也很顺利。1976年,知青返城后,陈建设进入了当时让人羡慕的国有食品公司工作;1985年,陈建设又顺利进入机关工作,成为了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的一名科员。曾经的他也是一个踌躇满志的领导干部,夙夜奉公,勤政为民,一心想为当地老百姓做点实事。工作上的努力也得到了组织认可,仅用了13年,他就从一名普通科员,连上5个台阶,担任了绍兴市副市长。“这个阶段,陈建设也是一位兢兢业业的领导干部,调查并未发现任何违纪违法行为。”省纪委省监委相关调查人员说。

  然而,人生的每一步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作为党员干部更不能忘记自己的初心和使命。转折发生在2003年,这一年陈建设50岁。他原本想在副市长岗位上再干一届,到55岁再去人大或政协,然后享受自己的退休时光。然而,换届的结果并不让他满意,他被提早调整到政协,担任绍兴市政协副主席。在陈建设看来,副市长人前风光,有实权,政协则相对清闲多了。“既然职务上得不到连续,何不办企业赚钱。”此时的陈建设出现了心态上的失衡,开始迷失在欲望的海洋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算起了错误的“经济账”。

  办企业需要资源,而自己掌握的权力就是最大的资源。陈建设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他决心一定要在人未走,茶未凉之前,实现所谓的“人力资本价值”的转换。“在机关顺风顺水工作时,这个价值体现不到金钱上,现在自觉‘官途不顺’,因此要尽力把所谓的‘人力资本价值’转换为现实的资金价值,使自己和家人后半辈子能过上富足舒适的生活。”陈建设在忏悔录中写道。

  一旦忘记初心,就会迷失方向。在贪欲的驱使下,陈建设开始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己“铺路搭桥”。他找来了自己的秘书,让秘书帮自己在社会上物色资源。经秘书介绍后,陈建设认识了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老板孙某某。此时的孙某某正准备进军房地产行业,而有副市长陈建设的加盟更是如虎添翼。两人见面,一拍即合,随即决定合办房地产企业。

  2003年3月25日,陈建设正式向组织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然而,还未等到组织批准,陈建设就迫不及待地办起了企业。同年4月18日,孙某某出资3000万元成立了浙江永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建公司”),陈建设持股15%。除此之外,陈建设还在多家公司违规取酬。调查发现,陈建设在职期间及退休后三年内到原职务管辖地区的企业浙江天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永建公司、绍兴北辰置业有限公司兼职取酬,共计233.0475万元(税后)。

  发挥权力余热,收受巨额贿赂

  “我所犯错误的根源是理想信念丢失,核心是权钱交易、公权变现,直接动因是贪欲膨胀。”在长达6页的忏悔材料里,陈建设深入剖析了自己的问题。“公权变现”一词,高度概括了陈建设违纪违法的路径。

  为什么一名精明的商人,愿意与副市长、政协副主席一起做生意?

  为什么这么多企业愿意聘用陈建设?

  其实对方看重的正是陈建设手中权力。2003年,刚刚成立的永建公司并无三级建筑资质,这就意味着永建公司无法参与重要项目的招标。时任绍兴市副市长的陈建设,一个电话打给住建部门,几天内建筑资质就顺利办理。

     之后,孙某某成功竞拍了“国际摩尔城”项目的土地使用权。然而,在“国际摩尔城”地块的核心位置有一个文保项目“泰来裳”当店。如果文保项目不移建将会影响整个项目规划,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得知此事的陈建设,又拿起了电话,给当地的文旅部门打了一声招呼。随后,“泰来裳”当店被顺利移建。仅10余天后,陈建设就正式卸任副市长,转任绍兴市政协副主席。

  尝到了权力的好处,就要为权力买单。由于陈建设对永建公司的全力投入。2003年9月,公司出资人孙某某如约指示他人将200万元“下海补偿金”,存入陈建设女儿的银行账户。一个月后,陈建设将其中100万元退还孙某某,实际收取100万元。为进一步形成利益共同体,孙某某还以半价入股的方式,给予陈建设入股“优惠”。对于一心想办企业的陈建设来说,股份对其有特殊的吸引力。陈建设明白没有股票,自己就是一个高级的“打工仔”。

  2004年3月18日,距离陈建设提出提前退休申请已近一年,孙某某提出将原先商定的股份办理工商登记。此时的陈建设经过了一场思想斗争,但终究败给了自己的贪念。“这时我十分矛盾,因组织尚未批复我辞职退休,按规定是不能入股的,但另一方面又怕夜长梦多,到时候如果一个什么变化,股份没了也蛮可惜的。”陈建设向记者袒露了当时复杂的心情。经过深思熟虑后,陈建设决定将股份让女儿代持,等退休手续办理后,再转到自己名下。

  2004年4月1日,孙某某将永建公司的股份登记到陈建设女儿陈某名下,根据股权划分,陈建设本应缴出资额为1050万元,然而实际只出资525万元,剩余的525万元均由孙某某代为缴纳。同年7月31日,孙某某又将上述股份登记转入陈建设名下。然而,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也不能改变陈建设收受贿赂、违规办企业的实质。临退休前,权力的余温实现了巨大的价值转换。

  退休15年,最终选择主动投案

  2019年,距离陈建设退休已15年。自2003年3月25日陈建设提出提前退休申请,到组织正式批复,其间经历了一年多时间。2004年9月,组织正式批复陈建设提前退休。然而恰恰是退休前一年的违纪违法行为,为晚年生活埋下了祸根。

  2019年2月5日,是农历新年,这是陈建设过得最特殊的一个新年。2018年底,省委巡视组对绍兴进行巡视,此时的陈建设,知道自己的腐败行径已难逃巡视组的火眼金睛,也难逃党纪国法的追究。就心里打算过完这个新年,向省纪委省监委主动投案,交待问题。此时的他,格外珍惜这顿特殊的年夜饭,他不知道吃完这顿团圆饭,下一顿团圆饭是何时。

  十天后,也就是2月15日,陈建设在一位同事的陪同下,来到省纪委省监委主动投案,并退出625万元受贿款及3155.6万元孳息,共计3780.6万元。省纪委省监委依纪依法对陈建设采取了留置措施。留置期间,陈建设如实供述了自己的问题,并讲述了自己的矛盾和挣扎。

  为什么退休15年还选择主动投案?

  对此,陈建设坦言,这既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强大震慑,也是来自组织的谆谆教诲。

  “当时想了两条路:第一逃往国外,

  但通过媒体报道,

  已有许多‘百名红通’人员被陆续追回,

  说明这条路已走不通;

  第二就是主动投案,与其组织找上门,

  不如主动向组织交代,

  坦白从宽,争取组织从轻处理。”

  陈建设向省纪委省监委调查人员交代了自己内心的活动。

  当前,反腐败斗争已取得压倒性胜利。事实证明,犯的错,躲不过、赖不掉,只有放弃幻想迷途知返,主动投案向组织交代问题,才是自我救赎的唯一选择。

  曾经的陈建设也是一个有为干部,之所以最后落得如此下场,归根结底还是忘了“来自哪里”“为了谁”的初衷,忘了当初举起拳头时的誓言。当把“升官发财”作为衡量人生价值的最高标准时,其结局不是光耀门楣,只能是“惟贻来者羞”,身败名又臭。

  “退休前,我十分错误地收受了孙某某给我的‘入股本金’和‘下海补偿金’共计625万元,回顾自己人生历程,感慨万千,后悔莫及。”陈建设忏悔道。

  本案给所有党员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党员领导干部要算好人生的“三笔账”,尤其是临退休之前,更要清醒地看待手中权力,权力不是个人的,是属于人民,切勿想着实现所谓的“人力资本价值”转换。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从入党的第一天起,党性纪律、廉洁自律就永远在路上了,不会因职务变动或退休而终止。

  对陈建设来说,本可以堂堂正正、幸福快乐安享退休生活,但由于心态失衡、私欲膨胀,一门心思想捞钱,最终被滥用的公权力和违法违纪积累的财富压得喘不过气来,以致于退休15年来毫无幸福安全感,惶惶不可终日。

  权力的余温虽热,但贪欲的代价更重。法庭上,陈建设一再回头,看看坐在身后旁听席的家人,不舍之情依稀流露,接下去,他将在高墙大院里反省自己、接受改造。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是收受贿赂,还是违规办企业、违规持股,任何贪腐行为最终都会付出代价,受到纪律和法律制裁,哪怕是退休15年。‘退休’绝不是贪腐官员的‘保险箱’。”省纪委省监委相关负责人说。

  (颜新文 黄也倩 杜玲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