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打虎记

【打虎记】第十期:“病入膏肓”的他,其实早有症状!

2019-10-30 11:41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一份“定性”严厉的“双开”通报。

  “‘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历数十九大以来浙江省查处的省管干部,让纪检监察机关在“双开”通报中如此严厉“定性”的,何炳荣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

  8月21日,站在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的被告人席上,何炳荣含泪反思自己的一生,感慨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正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出现了问题,理想信念、宗旨观念发生了动摇。

  如果对党员干部来说,思想上的滑坡是最严重的病变,那么何炳荣早已“病”重多年。

  经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7年,何炳荣利用担任桐乡市副市长、嘉善县委书记、嘉兴市委常委、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项目承接、工程推进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55万元。2013年至2015年,他又滥用职权帮助其女婿的公司在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低价获取土地使用权,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31万元。

  10月12日,法院对何炳荣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对其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予以收缴,上缴国库。宣判后,何炳荣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他的“病”究竟从何而起?又是如何一步步病入膏肓?反溯何炳荣的腐败轨迹,对广大党员干部来说,不失为一次深刻的警示教育。

  违规投资入股、投资理财10多家企业,盈利颇丰

  从1977年参加工作到2017年退休,回顾40年的工作历程,何炳荣总结自己对用权的认识是慢慢变化的,尤其是后期调到经开区后,由于一开始人生没有守住底线,出现了缺口,以致最后一泻千里,遗憾终身。

  在这些一开始的缺口中,发生在他工作起始地桐乡市河山镇的一次“投资”,最让他印象深刻。2002年4月,时任桐乡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何炳荣以连襟丁发勇的名义,出资40万元,投资了河山镇一处加油站,占股33%,3年后获利120万元。

  就是这样一起严重的违纪事件,何炳荣在明知不妥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任何反思,反而因为获取了巨大经济利益而异常兴奋,认为自己找到了“投资入股”这样一条既能当官、又能发财的路径。

  据何炳荣回忆,从2002年到2017年,他先后投资入股了6家企业,获利308万元。同时把这部分收益及家庭收入的结余部分一起又分别投给5家企业,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进行理财,时间长达13年之久,其利息收入达到数百万元。

  何炳荣显然知道自己这些投资见不得人,因此从来不自己出面。2012年12月,时任嘉兴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的何炳荣就以弟弟陈炳元的名义,出资284万元投资商雄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同时尽心尽力帮助该公司取得小额贷款许可证、低价取得土地以及争取财政资金补助。4年后,何炳荣从中违规获利120万元。

  这样的深度利益捆绑,推着何炳荣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感谢何炳荣的帮忙,丁发勇先后分两次送给其150万元,何炳荣都觉得理所当然。而为了报答弟弟的“帮忙”,何炳荣在退休前还利用职权,向嘉兴一家汽配公司负责人打招呼,为陈炳元承接该公司业务谋取利益。

  妄议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顶风违纪公款吃喝

  多年来,何炳荣从没向组织报告过这些重要的“投资理财”项目,甚至在被留置前一个月,他还与陈炳元、丁发勇等串供,统一口径。按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些对党不忠诚、对组织不老实的表现,是个人走向违纪违法的必然。

  对于普通党员都应该持有的党纪观念,这名副厅级领导干部竟然视若无睹。让很多原同事至今仍万分惊诧的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何炳荣在嘉兴经开区党工委班子会议等场合,曾多次妄议“中央八项规定会影响经开区经济发展,经开区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应该降低标准”等等。

  不仅公开发表这些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相违背相抵触的言论,何炳荣还在行动上明目张胆、毫不收敛。

  因为自己喜欢喝国窖低度白酒,2013年初至2017年8月,他多次违规要求下属用公款购买国窖1573高档酒水共计1470瓶,以宴请客商为名,毫无顾忌地超标准用菜、用酒。据了解,这种酒市场价最高时要1700元一瓶。至2017年9月何炳荣退休,所有酒水都已全部喝光。

  为满足自己喝完酒后喜欢唱唱歌的爱好,在十八大后,何炳荣还以招商引资工作需要为由,不仅对原来经开区已设立的KTV包厢未加整改,又在下属办公楼内增设了一处KTV包厢,并在非公务活动中使用。而这些个人娱乐产生的费用,全部由经开区承担。

  一名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早已在何炳荣心里荡然无存,而封建迷信等腐朽思想却在其心间肆意丛生。2014年,何炳荣在担任嘉兴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期间,在建造经投大厦过程中,请“风水大师”来决定大楼朝向。2018年10月,在感觉到组织上在调查自己后,何炳荣又邀请了另一位“风水大师”到家里看风水,改变厨房、卫生间等摆设,乞求改变命运。

  贪婪迷信强势 他坠落自己挖的深坑

  退休前的疯狂贪婪

  距离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一种想法在何炳荣内心越来越强烈:

  “趁现在还有权,为自己谋点利,否则到时候没实权了,别人也不会听你的。”

  2013年上半年,女婿许来钊在开发区注册百达物流公司,私欲膨胀的何炳荣在同年下半年,利用公司名义向经开区申请购买土地。

  在申购过程中,为了低价取得土地和享受经开区更优惠的政策,何炳荣采取瞒天过海的欺骗手段,在明明没有工业项目的情况下,却编造包装项目获取土地及优惠政策,最后拿到各类不正当收益118万元。

  迷信和强势格外突出

  2014年上半年,在建造百达物流公司的过程中,他就请了“风水大师”来决定主体厂房的位置、大门朝向等事项。为避免对面企业的石狮冲了风水,何炳荣竟指令下属要求对面企业将一对石狮搬走。

  而2014年底公司建设基本结束后,因为百达物流公司资金紧张,到2015年也只付了工程款640万元,欠账340万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好丈人”何炳荣竟于2016年直接向承建的建筑公司董事长提出,免除余下的340万元工程款,他会帮该建筑公司承接其他工程项目。用滥权妄为来形容何炳荣后期在经开区的一些行为,已经毫不为过。

  滥权妄为毫无顾忌

  2013年起,何炳荣开始力推在嘉兴石臼漾水厂饮用水二级保护区内建设嘉德别墅项目。虽然嘉兴市环保局两次否决了该项目的环评审批,周围群众的意见也很大,但何炳荣仍以召集专题会议、抄告单等形式继续推进。甚至还向嘉兴市政府上报紧急请示,夸大项目停工、企业退地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得市环保局不得不下放环评审批权限,并在群众多次举报、省市有关部门多次要求整改下,一直没有停工。

  “当时就想着如果停下来,那自己威信扫地,以后做事就难办了。”

  何炳荣坦言。不仅在很多决策中大搞“一言堂”,在干部使用上何炳荣也是任人唯亲。据了解,其任上共有2名副处级干部、7名科级干部被判刑,给当地政治生态造成恶劣影响。

  个人的私利,成为何炳荣工作后期唯一考虑的事情。

  2017年8月,他与嘉兴一家企业约定退休后到他们那里工作并领取高额薪酬。随后,他便以妻子生病需要照顾、孙子上下学需要接送为由,向省委组织部和嘉兴市委申请提前退休,并于退休后次月就到该企业上班。

  然而,何炳荣并没能全身而退,他的人生伏笔早已在之前埋好。退休14个月后,他仍然被组织查处。这一次,何炳荣不得不为自己当初对党纪国法的无视、对群众利益的漠视,付出沉重的代价。

  (颜新文 黄也倩 吕玥 余晓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