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清廉文化 > 家规家训

傲骨相传孝悌忠信

2020-09-07 08:04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天台县白坭坦村有一座夏氏宗祠。据家谱记载,夏氏宗祠始建于明隆庆年间,现存建筑为清乾隆四十八年重建,至清隆庆时钦赐为“追远堂”。因建于双凤山麓,位于高岗之上,所以就有了“白坭坦祠堂起高坎”的说法。

  夏氏宗祠的名声不只是建筑的宏伟,走进祠堂,似乎进入了夏氏家族的历史,每一块匾额,每一幅楹联都在讲述先辈们所创下的功绩,这是整个家族的荣耀。门楼开有三对门,中间大门的门楣上挂“夏氏宗祠”匾额,左右门楣上分别是“父子进士”和“祖孙都宪”匾,中间大门的楹联是“一门二代三进士;二都双事七大夫”。

  “父子进士”指的是夏埙和夏鍭父子。“祖孙都宪”,都宪是都察院、都御史的别称,“祖孙”是夏迪和夏埙,他们都曾任都宪。“一门二代三进士”指的是夏氏家门在第六世和第七世两代共出了三位进士,分别是夏埙、夏澄和夏鍭;“二都双事七大夫”中的“二都”指的是督察院左副都御使夏迪和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夏埙,“二事”指的是大理评事夏鍭和工部主事夏澄,“七大夫”为夏顼生任太中大夫、夏桂任朝散大夫、夏之泰任中顺大夫、夏松谷、夏贞靖、夏迪和夏埙都曾任嘉议大夫。

  监察御史公正为民不畏强权

  夏埙(1426-1482),字宗成,号介轩,是明景泰二年进士,曾担任监察御史、广东按察使、督察院右副都御史等职务,在任期间为官清廉,敢谏敢为,深受百姓爱戴,辞官后回归故里。

  夏埙担任福建巡按时,受命赴江西检查军队工作。江西当地军队的首领叶达一直横行不法,无人敢惹。夏埙不信邪,在认真调查后,将叶达的违法乱纪事实报告皇帝,使叶达的行为大为收敛。因工作负责,成效卓著,夏埙被推荐越级提拔为广东按察使。广东一地,华夷杂处,官军经常出去剿匪平叛,城市防守工作惯让普通民众承担,百姓苦不堪言。夏埙到任后,立即依规遣散久守城防的百姓。他说:“谁没有父母妻子,让他们离开亲人,做不是他们职责的事,这不是一种罪过吗?”百姓都感动得流泪:“夏公给了我们生路!”

  1472年,夏埙由右副都御史之职作四川巡抚。当地的苗族、僚族土著时常抢劫作乱。夏埙建立情报系统,随时了解为首分子的动态,然后奇兵突袭,一举抓获,很快平息了动乱。在剿匪过程中,许多官军将领犯法,按照规定,必须先报告上级后才能实施逮捕,但这样往往让犯法将领利用公文往来的这段时间逃跑了,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影响了军队的纪律。夏埙就向皇帝报告,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非常地点,要允许长官当场逮捕犯法的军官将领,再向上级报告。皇帝同意了这个建议。因此,军纪得以遵守,战斗力也得以增强。

  夏埙为人刚直廉洁,不但行政管理水平很高,而且在断案上很有水平,善于倾听控辩双方的意见,所断的案子没有冤情。

  根据《历代都江堰功小传》记载:夏埙治理四川时,都江堰水利工程每年的修复工作,过去都是全省各地平均摊派人力物力,有些地方路途遥远,成本浩大。夏埙到任第二年,进行改革:只有都江堰工程水利能够得益的地方,才参加工程修复,成立专门机构管理,以水利得益的田亩摊派出钱出人的数量。这样的措施,非常合理,大得民心。此后每年的修复工作都非常顺利。夏埙治理四川两年时间,汉族和少数民族民众都对他又敬又服。

  夏埙这人非常能干,但是功名心不强,对官场的迎来送往和繁文缛节十分厌恶,为人处事上也不愿随大流,显得十分异类。尽管工作压力于他而言都不大,但内心并不愉快。他的儿子夏鍭给他写诗,请他回家优游天台的山水。他非常高兴,马上向皇帝打报告要求退休。这一年,他尚未到五十岁。皇帝认为他年富力强,清正有为,应当为国多作贡献,不同意。夏埙先后递交了四次申请,皇帝才不得已而同意。回天台老家后,他专心致志地奉养双亲,闭门谢客。著有《介庵稿》。五年后去世。其墓在赤城山麓乌岩。

  家风清正傲骨相传孝悌忠信

  夏埙的儿子夏鍭,(1455-1537),字德树,晚号赤城。他在朱见深当皇帝的成化二十三年(1487)考中进士。同他父亲有点相似,他的仕途进取心也不强,不愿钻营。朱祐樘当皇帝的弘治四年(1491),才去北京,接受了朝廷的教职。当时宦官蒋峻当政,整个朝廷乌烟瘴气,许多正直的官员因为弹劾蒋峻而遭到贬官和充军。夏鍭看不过去,激于义愤,向皇帝提意见,认为所贬官员遭到了诬陷,应该平反,并揭发蒋峻阻塞言路、假公济私迫害官员的罪状。这样的奏章自然招来了蒋峻的打击报复:夏鍭被锦衣卫关进了监狱,受了几个月的酷刑折磨。蒋峻动员了所有力量揭发夏鍭,但是,无论在政治、经济、生活作风问题上,都整不出有用的黑材料,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掉。夏鍭心灰意冷,于是称病辞职回天台老家。

  过了十年,朱祐樘皇帝突然想起用旧臣,夏鍭又被诏入京。这一年,夏鍭已经四十六岁了。他还是臭脾气不改,还是向皇帝提意见:现在号称明君盛世,但民众生计艰难;税负沉重,贫富悬殊;官员不恤民情,作风浮夸,百姓温饱难求。他请求皇帝多体察民情,多到灾区看看,降低宗室待遇,减少苛捐杂税,减少百姓痛苦。这些大实话,都戳到了盛世的痛处,皇帝当然不高兴,为了耳根清净,就将夏鍭派往南方,给了一个南京大理寺评事的闲差。明朝在朱棣当了皇帝后,首都从南京迁往北京,采取北京、南京双职双官制,北南都有相同的机构,但南京的职位基本是虚职。这样的安排,等于将夏鍭闲置了。本来,夏鍭就没有官瘾,一年后,他提出母亲年老,需要回家照料,请求提前退休。皇帝高兴地同意了。夏鍭回家后,就再也不出来当官。过了三十多年才去世,终年八十三岁。著有《赤城集》存世。

  明朝后期,宦官当政,朝廷腐败,直言敢谏的官员越来越少,夏埙父子在那个艰难时期能保持清正廉洁,与当朝显得格格不入,但却合乎两千年来的主流价值思想。夏氏祠堂里一块匾额、一副楹联都在告诉后人祖先出类拔萃的事迹,为后人树立起效法的楷模,时刻都在激励着后人耀祖光宗。

  一个家族就是一株大树,树干支撑着家族往上伸展,抽出的每一根枝条,就是一派和一房,不知不觉间,长成一株茂盛的大树。每一片叶子就是家族中的一位成员,在春天吐叶成绿,在初冬叶枯而落,完成了一次生命的轮回。落叶最终还是归于树下的那片泥土,这就是落叶归根。每一片叶子都成就了大树的绿荫成片,每一年的新春总会有新叶摇曳于枝头,这就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法则。

(台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