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九十五期:“翻车”的人生

2020-09-03 11:26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钱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十万元;谢建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2020年4月16日,随着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里落下的法槌声,杭州公交集团第六分公司副经理钱俊和杭州公交集团安保部副经理谢建钢的人生共同跌入谷底。

  同样从一线司机做起,到车队长再到公司管理层,相同的岗位阅历,相似的上升轨迹,最终却在共同的“好兄弟”炮制的“糖衣炮弹”下,“欲望”失控,人生“翻车”,钱俊和谢建钢上演了相同的人生悲剧。

钱俊在庭审现场

谢建钢在庭审现场

  本应同守一条底线,他们却同入一个“局”

  钱俊和谢建钢分别于2002年和2004年先后进入杭州公交系统工作,此后的十余年间,他们勤劳、努力,在相同的事业上打拼着自己的人生。

  钱俊在担任公交驾驶员期间,安全行车超过30万公里,从未发生过一起有责投诉和有责事故,多次获得先进个人荣誉,从一名普通的班线司机到机务主管、车队长、客运部经理,一步步成长为管理骨干,直到被提拔为第六分公司副经理。

  同样从驾驶员岗位起步的谢建钢也一直早出晚归,兢兢业业,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驾驶员,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调入杭州公交集团总部,并提拔为安保部副经理。

  走向领导岗位后的钱俊和谢建钢,各自分管了公交营运安全、突发事故处理等工作,肩负着“守护安全线就是守护幸福线”的重任。然而,正值事业上升期的他们,身边吃喝玩乐的“朋友”渐渐增多,两人思想滑坡,享乐主义滋生,几乎同时走向歧途。

  他们,被同一只“蛀虫”给盯上了……

  从事法律咨询业务的阮强一直想开一家咨询公司来代理杭州公交集团的交通事故处理业务,于是他通过中间人穿针引线,在一次次“饭局”上先后结识了钱俊和谢建刚。

  此后几年,阮强时不时的组织“饭局”,钱俊和谢建刚场场赴宴,在推杯换盏中渐渐失去了交友界限,也失去了底线,他们都忘记了刚入职时的意气风发和兢兢业业。

  收下一份拜年红包,案件审批驶上“快车道”

  2015年12月某天一大早,坐在办公室的钱俊刚从前一晚的酒局里缓过劲,阮强的电话便打来了:“俊哥,昨晚喝得可还行?我有个案子是你们六公司的,法院已经判下来了,能不能帮忙在赔付审批程序上加快点,这眼看就要过年了。”还沉浸在昨晚酒局“兄弟义气”中的钱俊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放下电话,他立即嘱咐经手案件审批的工作人员加快签批程序进度,必须年前办结。

  大年三十,阮强找到正在办公室值班的钱俊,送来一份包着6000元的现金红包:“俊哥,上次的事给您添麻烦了,过新年了,这个您勿必收下。”钱俊心里清楚,这红包就是帮忙的“好处费”,尽管深知收下红包就是违反纪律,但转念一想,案子是照程序合规办理的,自己只是加快了签批进度,并没有什么违规之处,而且阮强也不是“外人”,一个拜年红包不过是人情往来而已,便对阮强说:“下次不能这样了。”转头把信封收了起来。

  殊不知钱俊眼里的“人情往来”对阮强而言却是大好的机会,“我给你红包,你包我过关”,抱着这样的想法,阮强对“俊哥”的攻势逐渐大胆起来。

  从那以后,阮强一次又一次找钱俊帮忙,2016年2次、2017年4次、2018年1次......摸透钱俊的心理后,阮强每一次都能巧妙地选准时机“投桃报李”,“拜年红包”“新婚礼物”“满月红包”“结婚纪念日红包”一个接一个,钱俊一边保持着“清醒”,告诫自己帮忙可以但不能突破程序、违法违规,另一边又在犯着糊涂,一步步迷失自我。

  家庭困难成了围猎“敲门砖”

  有了成功“拿下”钱俊的经验,阮强又开始对谢建钢发起“进攻”,他一心想开法律咨询公司并拿到杭州公交集团交通事故处理代理权,光有钱俊这个“兄弟”还不够,必须在杭州公交集团总公司再发展一个“兄弟”来帮助自己拓展业务,于是便将围猎目标锁定在谢建钢身上。

  2018年3月的一个晚上,刚加完班的谢建钢接到阮强的电话,约定晚上九点喝杯咖啡。见面后,阮强主动提起此前一起爆炸事故的案子,想试探谢建钢是否有操作余地,争取更多赔付,得到否定回答后,他话锋一转又聊起自己的法律咨询公司马上成立,希望以后业务上多多关照,谢建钢表示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会尽量帮忙。见谢建钢这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阮强不甘心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递了过去,想再套套近乎,却被回绝了。那时的谢建钢心里明白,这样的“酒肉兄弟”不过是逢场作戏,要保持警惕,可以有“交集”但不能有“交换”。

  然而这一次的“冷场”,阮强并没有放弃。他开始费尽心思打探谢建钢的私生活,很快就得知他的妻子和岳母先后患病,巨额的医疗费使他压力很大,阮强便琢磨着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给钢哥“雪中送炭”。

  随后,阮强精心组织了一次聚会,邀请来了谢建钢。席间,阮强见缝插针再次提起法律咨询公司业务的事情,并拿出5万元现金悄悄塞给谢建钢,说:“钢哥,老弟知道你家里的事,这些你先拿着,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和我说。”正对岳母高昂治疗费一筹莫展和紧张的夫妻关系烦躁不安的谢建钢听了阮强这番话,心中莫名淌起一阵暖流:“兄弟,谢了,代理权的事我会记得,公司启动了我也多帮忙推荐,但你们要合法合规。”

  找到“敲门砖”的阮强暗暗窃喜,钢哥这条线算是打通了,又分别在2018年5、6月份以相同理由送出总计68000元现金,谢建钢在家庭生活压力的重重“难关”下,面对阮强的“及时雨”,初心蒙尘、原则丧失。

  就这样,在阮强源源不断的“糖衣炮弹”攻势下,钱俊和谢建钢渐渐犯下了同样的错误,在权钱交易的道路上让权力的“方向盘”失控,一路“狂飙”,终致翻车。

  “自己的价值观在潜移默化中被扭曲,权力观也由权为民所用扭曲成权为钱所用......”被西湖区监委立案后,谈话室里的他们如梦方醒、懊悔不已,羞愧的脸颊涨得通红,“为了这么点钱,把自己和家人都搭进去了,以后谁还能瞧得起,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他们的人生悲剧昭示着同一个道理,唯有不忘初心,系好“纪律规矩”安全带,才能扎实走好人生每一步,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赖,不葬送自己和家人的幸福。

  (杭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