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二十八期:处处攀比丢了初心

2020-12-18 06:58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本来我只是一个临时工,是组织信任我,培养了我。可因为自己的贪心,处处跟人攀比,贪图享受,到头来把一切都给弄丢了,真是愧对党,愧对组织,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留置期间,孙勇无数次流下悔恨的泪水。

  孙勇,浙江杭州青山湖科技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投公司)投资部原副经理。凭借活络的头脑和踏实的工作,孙勇从一名小车司机一步步走上国企中层岗位。面对组织的信任,孙勇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反而一次次倒在老板兄弟的陷阱里,最终锒铛入狱。

  经查,孙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216万余元,并为他人在招标评标、品牌推荐、业务承接、费用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案件调查期间,收缴孙勇为掩饰犯罪退还给行贿人的72万余元,扣押涉案港币、美金及家属代为退出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140余万元。

  2020年8月17日,孙勇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0年11月26日,孙勇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

  处处攀比,贪图享乐生活奢侈

  2020年5月21日,孙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留置。接受审查调查后,孙勇表示,家里条件并不差,自己在家族企业有股份。也正是从小优渥的生活条件,潜意识里或多或少向往奢侈的生活。

  从2003年成为原临安市政府办公室临聘人员开始,孙勇连续10多年一直从事驾驶工作。期间,浙江某建筑监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某多次找到孙勇,让他帮忙承接监理业务,“表哥,别人给我拉业务都有提成,等我日子好过了也会感谢你的。”几乎每次,孙勇都会利用平时工作中积累的人脉资源,为表弟打招呼、说好话,疏通关系。

  “我一直自欺欺人地认为这只是兄弟之间的相互帮忙,其实是自己的贪心在作祟。”

  孙勇回忆道,2011年当他提出想换辆新车时,张某给他送来了15万元,他当时没有拒绝就照单收下了,“潜意识里认为帮他拉了这么多业务,这些是自己应得的。”

  2014年3月,孙勇成为科投公司投资部的一名职工。两年后,因业绩突出,他被任命为投资部副经理,专门负责项目招投标工作,“我虽然职务不高,但在品牌推荐、标书设置等方面却拥有很大的话语权。”随着手中权力增大,孙勇的攀比心也越发得膨胀。

  看到平时接触的企业老板都是豪车进出,孙勇也动起了心思。2017年12月,当某涂料公司法人王某找到孙勇希望成为备选的涂料商时,孙勇有意无意地提起换车的想法。王某自然心领神会,给孙勇送去了20万元现金。孙勇也如愿以偿地提升了爱车的档次。

  甘被围猎,主动为服务对象出谋划策

  科投公司规定,每两年进行预选商招投标,只有中标成为预选商后才能参与公司项目招投标。而无论是预选商招投标还是项目招投标,都在孙勇的职权范围内,这也成了他权力寻租的资本。

  2016年7月,孙勇和家人出境游玩,让浙江某勘测研究院负责人方某开车把他们送到机场。方某欣然前往,并“贴心”地拿出1万元现金让他们用于旅途消费。此后,方某又多次寻找机会,陆续送给孙勇13万元。孙勇则“投桃报李”,帮助方某的公司入选预选商。“我在招投标时都会以业主的名义暗示评委向方某的公司倾斜。”孙勇告诉办案人员,方某的公司因此每次都能中标入选为地质勘察工程预选商。

  地铁16号线动建后,科技城站公共配套项目成了不少建筑公司竞逐的目标。2017年10月,浙江某建筑公司负责人童某经人牵线后认识了孙勇,随后两人越走越近,多次一起商讨招标事宜。孙勇不仅把招标文件提前透露给童某,还为他的公司量身定制了评分办法,让他在投标时做好充足准备。

  最终,童某如愿以偿拿到了这个项目。期间,童某累计送给孙勇高档香烟160余条。为掩人耳目,孙勇专门买来大号的行李箱盛放香烟,等到一箱装满后就拉到朋友开的烟草店,以低于市场价30元左右的价格卖掉,共获利13万余元。

  从2016年至2019年,某土地测绘公司负责人卢某、某电梯公司法人吴某、某设计研究院负责人曾某等25人相继拜访过孙勇,并送了超市卡和加油卡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6万余元。

  自作聪明,伪造隐匿证据终成空

  孙勇在收受钱物的态度上十分大胆,几乎是来者不拒。但在收受钱物的方式上却十分谨慎,想尽办法规避风险。

  2017年7月,临安某建筑公司负责人陈某为感谢孙勇在市政维修项目上的关照,通过孙勇的表兄弟张某给他送去15万元。面对这么大一笔现金,孙勇一开始不敢接收。

  “放在家里不安全,存到银行也不妥当。”面对办案人员的讯问,孙勇坦言道,他们夫妻俩都是固定工资,突然出现大笔收入肯定会被怀疑。后来,经过商量,他们让姑妈孙某将这笔钱转账至孙勇妻子的账户,“这样即使以后有人问起,也可以谎称是因为自己介绍姑妈买房赚钱的感谢费。”

  此外,孙勇还自作聪明,用妻妹的名义在建设银行开了一个账户,实际这个账户由他自己控制。孙勇把平时非法收受来的香烟折价出售,所得的收入存进这个账户,一家人消费都从这个账户走。买车的时候,他还从中刷了30万。

  2020年1月,杭州市委提级巡察组对杭州青山湖科技城党工委开展巡察,这让孙勇嗅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他赶紧往妻妹名下的建设银行账户里转了30万元,试图制造给妻妹还款的假象,企图能够瞒过巡察组,蒙蔽调查人员的视线。

  这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办案人员表示,由于前期调查工作充分,无法掩盖事实。孙勇案说明了党员干部无论岗位高低、权力大小,都要谨慎用权,防止自己成为权力的掮客。

(杭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