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三十三期:被贪婪吞噬 驻村变"蛀"村

2020-12-24 07:04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2013年11月,他因工作出色被派往德清县下渚湖街道宝塔山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带领宝塔山村发展经济。7年后,他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成为了一名“蛀”村书记。

图片1.png

庭审现场

  他叫王建青,是德清县下渚湖街道办事处原副主任、宝塔山村原党支部书记。从驻村带领村民谋发展的第一书记到“蛀村”侵占村集体资金、贪污受贿而锒铛入狱的阶下囚,短短7年间,到底是什么吞噬了他?

  心理失衡贪念生 祸起一株三角枫

  2013年,刚到宝塔山村的王建青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村集体班子软弱涣散,村里债台高筑、拆迁遗留问题众多、群众信访不断。但是王建青凭着干事创业的冲劲,脚踏实地的工作,在短短三年间,让宝塔山村焕了新颜:村民们最关注的拆迁安置工作顺利完成、大型旅游开发项目落户宝塔山村、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足足增长了5倍。

  “村里的‘钱袋子’越来越鼓,但我挣得却没有以前多了。”曾是石料厂老板的王建青看着自己的收入大不如前,突然生出一种“付出多、回报少”的委屈。而这样的“委屈”,也让他周围的那些工程承包商、企业老板有了可乘之机。

  2015年,王建青老家造房子,工程承包商童某以妆点新宅为由,送上了一株三角枫“意思意思”。“一开始不敢收,毕竟是工程老板送的,但是想想只是一棵树,收下也很正常,就答应了。”王建青说那一株价值5000元的三角枫让他“伸出去的手再也收不回来”。

  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而童某的“意思”也更加“直白”。时隔5个月,王建青新宅落成办搬家酒时,童某直接送上了礼金人民币5800元,王建青收得心安理得。

从名贵烟酒、高档礼品到现金购物卡,少则三五千、多则一两万……为王建青送上一点“意思”的人越来越多,而王建青也从半推半就、遮遮掩掩演变成心安理得、来者不拒,连找他办事的村民送来的烟酒也是照单全收。2015年至2019年,王建青多次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所送礼品、礼金等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6.03万元

  醉于拍板一句话 集体账户沦为“提款机” 

  在宝塔山村,王建青向来说一不二,大事小事一把抓,作风霸道,甚至将村集体账户当成了自家的“提款机”。为了满足自己的高消费,王建青指使出纳陈某某以虚增工程款的方式,从村集体账户中套取资金7万元,购买名贵烟酒用于个人消费。

  “他喜欢一人独大的感觉,村里的事只要是他拍了板,还有谁敢提反对意见呢?”提起王建青,一位村干部如是说。

  而在王建青眼里,村班子成员都是他来到宝塔山村后一手“培养”的,听他的意思办事是理所当然的,也绝不会出卖他。经调查,王建青在担任宝塔山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先后9次指使下属采用虚增工程量、伪造合同、虚增苗木补偿款、虚构拆迁补偿项目等方式,套取村集体资金和上级下拨资金共计50.34万元。为了犒劳村班子成员,王建青把套取的其中26万余元资金以发放奖金的名义与村两委班子成员私分(相关人员另案处理),以换得他们对他的拥护。

  醉于拍板一句话、签字一支笔的王建青离驻村时的初心越来越远,一步步沦落成“蛀村”书记,在贪腐的歧路上越走越远。

  贪婪无度不收敛 沉迷于权钱交易

  从“羞羞答答”收下第一株三角枫,到直接收受他人财物,深陷贪腐泥淖的王建青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直接向管理服务对象索贿,玩起了权钱交易的把戏。

  2016年,在王建青的推荐下,工程承包人吴某某承接到了某奠基场地项目,王建青遂以借为名收受吴某某名下1辆价值12.8万元的商务车。

2017年,得知宝塔山村某工程有较大利润时,王建青指使村干部向该工程承包人钟某索取现金2万元。
2017年、2018年,王建青收受童某某所送现金10万元,为其在宝塔山村某绿化工程尾款结算上提供便利。

  ……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9月至2018年底,王建青利用其担任德清县原三合乡村镇建设办公室主任、下渚湖街道宝塔山村党支部书记兼村经济合作社管理委员会主任(社长)、下渚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等职务便利,非法套取村集体资金24.84万元,构成职务侵占罪,非法套取上级下拨资金25.5万元,构成贪污罪,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价值61.6万元,构成受贿罪。

  从驻村到“蛀村”,王建青对自己不加约束,一步步膨胀,又一步步被贪欲吞噬。2020年9月,王建青因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年11月13日,王建青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湖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