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镜头·手记 > 手记

【纪检监察人·手记】被举报的村务公开

2020-12-30 07:29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台州市黄岩区屿头乡纪检监察干部  谷玲珠

“蒋法均在村里领了9500元工资,我这个当村干部的,却不知道有这事。”今年10月初,屿头乡两岸村村委会委员赵戌敏来到我的办公室,把一张黑白打印的照片按在我桌上,愤愤地说。

今年是我在乡镇工作的第12个年头,乡里的很多党员干部我都熟识。我赶紧起身倒茶,顺着老赵的脾气,让他慢慢讲。原来,老赵在村务公开栏里看到了蒋法均于2020年3月16日领取了文化礼堂补贴9500元。而作为村干部,老赵从未参加过关于给予蒋法均误工补贴问题的讨论。“这事我憋了有段时间了。按照区村级财务分级审批制度,超过5000元的支出都要经村两班子会讨论同意。老蒋工作是不错,给报酬也应该。但这钱付出去,总要知会一声吧。”老赵的火气已经消了下去,话语间透出一丝不甘。

我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张两岸村村级财务公开表的照片。照片上,每笔财务支出清晰可见。

“老赵,回头我调查清楚,再给你答复。”送走村干部,我到乡宣传办了解情况。“农村文化礼堂管理员工资和村文化礼堂工作考核挂钩,由区级财政专款列支,村级代发。关于工资标准,区里也有明确规定。”宣传干事一边介绍,一边翻出《黄岩区农村文化礼堂管理员管理办法》。该办法显示,管理员工资与文化礼堂考核结果、礼堂运行经费相挂钩,管理员工作年补助平均不得低于所服务农村文化礼堂当年管理奖励资金的30%。两岸村文化礼堂经考核,被评为区三星级文化礼堂,年运行经费3万元。这样算下来,9500元的务工补贴,不存在超额领取的问题。

回到办公室,我向乡纪委书记汇报了这件事。随后,我们从村账办调取了原始发放清单,到村里查阅了会议记录本,并向其他村干部进行谈话了解。钱付出去是事实,村里没有开会讨论也是事实。走访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听到了村民对这笔务工补贴的质疑声,而文化礼堂管理员蒋法均更是满肚子的委屈。

“这笔钱是区里出的,标准是区里定的,村里只是走一下账。我既没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又没有优亲厚友,就没当回事,直接让村出纳造单发放了。哪想到……”两岸村党支部书记黄岳启向我们解释着。

 村文化礼堂是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主要场所,给予管理人员合理的务工补贴,是保障文化礼堂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这对提升村民生活品质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无论哪一个环节出问题,好事也会变坏事。一笔原本不应该有争议的支出,就因为村干部没有按规定进行民主决策,想才引发了班子内部的猜忌和群众的质疑。看到黄岳启悔不当初的神情,我想这个教训对他来说不可谓不深刻。

 群众工作无小事,干工作不能“想当然”“凭感觉”。问题查清后,乡纪委对两岸村主职干部未严格落实“五议两公开”制度进行警示约谈,并向村党支部下发纪律检查建议书。11月20日,作为纪检监察干部,我又和乡宣传办干部一起,在两岸村党员和村民代表会上,对蒋法均多领误工补贴问题进行澄清。蒋法均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督促乡组办组织各村村干部重新学习五议两公开制度。”在梳理下周工作计划时,我郑重写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