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打虎记

【打虎记】第二十一期:贪慕虚荣走偏锋

2021-01-13 07:26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2011年被查时我向组织隐瞒了主要的违纪违法事实,逃脱了一次。但是这一次我逃脱不了了。”说这话的时候,胡竑已经辞去公职7年多,面对组织的审查调查,他反而坦然了许多,不再纠结于如何隐藏自己的罪行,而是积极配合组织工作,以寻求心灵上的解脱。

  胡竑,男,1968年4月出生,1988年8月参加工作,199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临安市颊口镇党委书记,於潜镇党委书记,临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2020年1月,经杭州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胡竑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以来,胡竑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661万余元。

  2020年7月,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胡竑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20万元,其违法所得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追求身份标志,被评价穿得差后萌生贪念

  胡竑出身贫寒。1988年,中专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临安县林业局昌化林业站,成为一名林业技术干部。入党后,他怀有一腔热血,多苦多累的工作都抢着去做,工作仅七年便被破格提拔为颊口镇党委书记,成为当时临安市最年轻的乡镇党委书记。

  2003年3月,35岁的胡竑即将成为临安市副市长,为了迎接这一时刻,他在市区城中街的商铺花800多元钱买了一套西服,这是胡竑当时最贵的一套衣服。当了副市长以后的多个重大场合,他都穿着这套西服出席。然而,两年后的人代会小组讨论上,一名相熟的部门负责人对其开玩笑道:“胡市长怎么还穿这么差的衣服,现在这个牌子都是打工的人穿的。你的衣服应该去定制,这样才有档次。”

  他对办案人员说:“从那时开始,我就想有合适的机会也要挣点钱,改善一下生活,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明显。”

  当时,胡竑主要分管城建工作,他自以为设定“行业规避”底线便不会出问题,殊不知当官发财的念头一产生,就注定会驱使其一步步偏离正道,踏入深渊。

  从追求所谓的品质生活与身份标志开始,胡竑的廉洁堤坝就产生了裂缝。

  甘愿被围猎,沦陷在“炒股赚大钱”的贪欲中无法自拔

  胡竑从偏远乡镇到临安市直部门任职后,胡竑身边多了几位“亲密朋友”。家里有事,这些“朋友”比亲戚跑得都快,抢着去办;知道胡竑喜欢打牌,他们便随叫随到,连大年三十晚上都驱车赶到胡竑老家陪他打牌;逢年过节厚礼走动,有时候还几家人一起出门旅游休闲。这些“朋友”鞍前马后、处处唯胡竑马首是瞻的做法,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最开始我也觉得纳闷,后来我慢慢明白了,他们在对我进行长线投资。当时我是竞争副市长的有力人选,我当了副市长,他们就不会吃亏。”然而,当胡竑明了这些“朋友”的用意时,他和家人已无法离开他们提供的“周到服务”了。

  2007年,杭州某电缆公司老板刘某找到胡竑,请托他向时任临安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麻某打招呼,从该公司借款5000万元。时任临安市委常委、副市长的胡竑恰好分管国资公司,他一出面,刘某的借款难题迎刃而解。

  为了感谢胡竑的帮忙,刘某送其一张150万元的银行卡,但被胡竑拒绝。刘某又提出让胡竑开一个股票账户,刘某用这笔钱炒股,赚了钱他把本金拿走,剩下的钱留给胡竑。如此赚钱的“妙招”正中胡竑下怀。为了规避监督,胡竑特意以妻姐的名义开设了银行账户和股票账户,刘某仅用几个月时间就赚了几百万元,按照约定,他抽走本金后,留下539万元在账户上。拿到钱的胡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沦陷在“炒股赚大钱”的贪欲中无法自拔。

  “胡竑既不投入本金,也不实际操作,却在股市获得巨额收益,其实质就是受贿。”办案人员说。贪欲之害猛如虎。胡竑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却与企业老板勾肩搭背,在欲望的支配下蒙蔽心智,沉沦于权钱交易,最终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

  奉行潜规则,没人请吃送礼觉得没面子,辞职七年后仍被查

  27岁担任乡镇党委书记,35岁担任原临安市副市长,38岁担任原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仕途顺利的胡竑心态急速膨胀,通过打政策和法律的擦边球来推进工作,甚至违反法律法规为商人谋利,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应有的原则和底线。

  2006年至2011年,为了找胡竑帮忙,商人何某下了一番功夫打听到他爱吃某家小吃店的炒年糕,每天晚上定时前去购买并亲自送到胡竑手中,最终获得了胡竑的认可。

  在胡竑的关照下,2009年,何某承包的128亩土地从农业建设用地变更为住宅建设用地,以每亩24.11万元的起始价挂牌出让。之后,胡竑又违反相关规定,排除他人的正当竞争,以确保何某定向受让该地块。后该土地作价每亩70万元转让给某建设集团,此举造成临安市政府国有资产严重损失,直至2019年何某归案退缴不正当利益3800余万元才得以追回。

  “我之所以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走得那么远,除了放松学习导致对纪法的漠视和缺乏敬畏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对所谓潜规则的怂恿和支持,把腐败当习俗、把行贿当礼节、把奢靡当时髦。”胡竑自我剖析道。

  对此,办案人员说:“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胡竑把有人请吃饭和送礼,看成是其群众基础好、会办事、有前途的象征,而没人请吃饭送礼则觉得被人看不起。”

  2011年,杭州市纪委接到群众举报胡竑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的问题线索,对胡竑开展核查,在核查过程中,胡竑为自保,隐瞒了主要违纪违法事实。同年8月,胡竑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被撤销了副市长职务,降为副科级非领导职务。在被降级后,胡竑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亲戚朋友,便于2012年5月辞去公职。

  2019年7月,杭州市监委接到关于胡竑以借为名收受300万元贿赂的问题线索后对其立案监察调查。在组织的教育帮助下,胡竑选择了积极配合、主动交代。离职7年后,他终于结束了惶恐的日子,心灵上获得了解脱。

  胡竑曾侥幸地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组织上应该不会再来管他了。然而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曾经伸出的贪腐之手,绝不会因为辞职或退休而逃脱惩罚,终将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杭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