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四十七期:倒在节日红包雨里的"钱多多"

2021-01-13 07:26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全身名牌!”这是办案人员初次见到宁波市海曙区高桥镇人大副主席钱光时的第一印象。追求“精致”生活的他,也是不多见的在企业主们节日“围猎”战中一战即溃且毫不收敛的干部。

  经查,2015年9月至2019年年初,钱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钱财共计价值人民币76.46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2020年7月,钱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9月4日,钱光因受贿罪被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微信图片_20210106103220.jpg

钱光庭审现场

  未战先变,自毁了“万里长城”

  “围猎”和“反围猎”,是一场围绕在掌权干部身边的无形“暗战”,考验的是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和党性人格。

  1969年出生的钱光,成长于农民家庭,要过好日子,让人家高看一眼的想法,伴随着他的成长。在智能手机普及后,钱光将他在微信上的昵称改为了“钱多多”,似乎隐晦地表达着他对“钱”景的向往……

  2015年1月,钱光转任高桥镇人大副主席,协助镇人大主席处理人大日常事务,负责新村建设和矿山资源管理工作。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当他了解到一些企业一天的营收就能抵得上自己几年的收入时,他的心态日渐失衡——“为什么?凭什么?”两个问号成了他的心魔,不断侵蚀着他身为党员干部的思想防线,内心拒腐防变的“万里长城”蚁穴丛生,冥冥中决定了他今后的人生结局。

  一战即溃,吞下了“蜜制毒丸”

  当钱光经历着心理波动的同时,企业主们也正在密切地关注着他、研究着他,谋划着“围猎”的计策……

  “饭局邀约”:当得知钱光分管镇里矿山资源相关工作后,相关企业主为了寻找着与钱光的“共同爱好点”,发出饭局邀请,钱光则以忙于工作为由婉拒

  “牌局开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当得知钱光有搓麻将赌博的爱好后,投其所好组牌局,钱光欣然赴约。

  “票券加塞”:随着双方日渐熟络和钱光警惕性的放松,企业主每次在麻将后或日常接触时,往钱光的包中塞些水果票、衬衫券等“小恩小惠”,钱光默许。

  “登门送礼”:眼看钱光的防线被攻陷,一干矿山企业主犹如约好了般,相继借着节日的名义送上节礼。

  2015年9月的中秋节,是钱光来高桥镇后的第一个重大节日,他毫无意外地吞下了“蜜制毒丸”:矿山企业主郁某的首个“节日红包”2万元。而整个节日,“钱多多”合计进账5万元。

  全线失守,踏进了“金钱陷阱”

  当钱光从收“小恩小惠”发展到直接收“节日红包”的时候,随之而来的便是思想的堕落、权力的滥用,自然就成了“有缝的鸡蛋”,有目的的企业主更加蜂拥而至。

  每逢过年过节,镇内矿山企业主都会以过节探望的名义到钱光办公室,并在离开时丢下一个“节日红包”:少则1万,多则数万,最多的一笔高达5万元。据统计,几年下来,钱光共在办公室31次收受“节日红包”,总额高达70余万元。

  思想被金钱所占据,所剩的便只有充满铜臭味的欲望:麻将一场输赢六七千,名衣名包香水装扮一身,奋斗的初心已经变质成追求奢靡享乐。而另一边,企业主们在钱光的“关照”下,发展得顺风顺水、日进斗金。   

  左手是权,右手是钱,从左手到右手,钱光看得明明白白,“围猎者”要利用自己的权力行方便、谋好处,自己也就利用他们捞点钱。

  身陷囹圄,惊醒了“南柯一梦”

  当钱光沉醉于金钱和物质编织的“美梦”时,现实生活却一再向他发出了警告:2018年,他的领导高桥镇人大主席毛雪光严重违法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44万元;2019年,高桥镇原分管矿山资源的副镇长陆从武因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罚金39万元。

  班子里连续两人密集出事,并没有让“钱多多”悬崖勒马,已经陶醉其中的他,欲望终究盖过了恐慌,“心里没咯噔几天就过去了,形成不了震慑”。2018年11月,就在毛雪光被审判的当月,钱光收受企业主贿赂10万元。一边是纪委监委办案在当地掀起的“惊涛骇浪”,一边是继续来者不拒收受财物的“涛声依旧”,钱光的肆无忌惮到了令人咂舌的地步。

  多行不义必自毙。2020年7月,海曙区纪委区监委对钱光采取留置措施。来到留置场所的当天,钱光依旧香气飘飘、一身“精致”,手里还拎着“围猎”者送的上万元的LV名包……

  但最终,“钱多多”的“黄粱梦”醒了,迎接他的,只有冰冷的现实。

  (宁波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